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 高度依赖大客户贡献95%收入,今大禹边融资边高派现 正文

高度依赖大客户贡献95%收入,今大禹边融资边高派现

时间:2024-05-29 04:14:42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时尚

核心提示

文/瑞财经 李姗姗著名的上古大洪水传说——大禹治水,可谓家喻户晓,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成为美谈。时过境迁,当今,防治水污染、保护水资源、节约用水

文/瑞财经 李姗姗

著名的上古大洪水传说——大禹治水,可谓家喻户晓,依赖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大客大禹故事成为美谈。

时过境迁,当今,献收现防治水污染、入今保护水资源、边融节约用水等依然是资边促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不可或缺的一环。

作为一家工业废水处理的企业,北京今大禹环境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今大禹”)的依赖名字或蕴含着这样的含义。

公司成立26年以来,经历数次控股股东换防,户贡在曹氏家族的献收现带领下,于3月15日向北交所递交了一份招股书。入今

今大禹招股书的受理不仅打破了44个工作日以来北交所上市申报“零受理”状态,也是春节后沪深京三家证券交易所首次新增受理的拟IPO企业。

不过,公司一边融资还款一边大额分红、客户集中过高以及与大客户之间存在的千丝万缕的关系等问题,或将受到监管层的重点关注。

01

曹氏家族接手

边融资还款边大额分红

1.父子与继母三人控股

递表前,今大禹的实控人为曹文彬、田珊珊、曹普晅一家三口,其通过直接持股及控制合众致清的方式合计控制公司60.7%的股份

招股书显示,曹文彬于1964年出生,本科学历。曾分别在北京首都钢铁总公司化工车间、北京首都钢铁总公司焦化厂、华瑞科力恒(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北京美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北京中首海通国际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今大禹工作。

曹文彬现任妻子田珊珊出生于1981年,而曹普晅则出生于1994年,与继母田珊珊仅相差13岁,其拥有加拿大永久居留权,2017年1月至今,任今大禹总经理助理;2023年11月至今,任今大禹董事。

不过,曹氏家族并非今大禹的创始人。

2.“掌舵人”换防

1998年5月,孙绮宁、郑冠元、叶亚平、章平4人共同出资50万元成立了公司前身今大禹有限,分别持股30%、28%、22%及20%。

不过,创始股东团队很快就解散了。2001年11月,郑冠元、叶亚平、章平将其持有公司的全部股权分别转让给了侯玉庆、钱梅、夏志敏。

今大禹成立11年之际,公司控股股东更换了人选。2009年5月,钱梅、夏志敏减持退出,将其持有公司的全部股权转让予侯玉庆,此后,公司由侯玉庆、孙绮宁分别持股70%、30%。

三年后,作为最后一名创始股东的孙绮宁也减持退出了,将其持有的全部股权转让给侯玉庆。

与此同时,曹氏家族把握住时机,通过增资的方式掌握了今大禹的控股权。2012年8月,公司新增注册资本950万元,其中,曹文彬、田珊珊分别注资600万元、40万元,拿到了60%、4%的持股比例,两人控股今大禹的同时,也分别开始担任公司董事长、行政人事部经理的职位,正式成为公司新“掌舵人”。

3.左手融资,右手分红

曹文彬接手后的今大禹股权变动十分频繁,2013年-2022年间,公司共进行过5次股权转让及4次增资。挂牌新三板前,还有两位自然人股东减持退出。

2021年3月,朱涛将其持有的今大禹20万股股权作价140万元转让予自然人朱唯,股权转让价格为7元/股。

次年8月,杨永强将其所持公司44.226万股股权作价221.13万元转让给齐增敏,转让价格为5元/股。

2023年1月,今大禹成功挂牌新三板,挂牌期间,公司曾进行过两次定向发行,累计融资1.25亿元。

2023年2月,今大禹以5元/股的价格募资1500万元,募资用途为补充流动资金;同年8月,又以10元/股的价格募资1.1亿元,募集资金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偿还借款/银行贷款。

根据今大禹定向发行说明书,公司偿还借款/银行贷款的具体用途包括偿还银行贷款1000万元和北京美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美通科技”)借款1480万元。

招股书显示,美通科技为公司实控人曹文彬控制的企业,并由其担任执行董事。2021年,为了支持公司日常资金周转,美通科技向今大禹拆入资金1617.55万元,截至2022年末,尚有1480万元未偿还。

不过,今大禹通过募资来偿还贷款和借款的同时,却连续三年进行大额分红。2021年-2023年,公司分别实施现金分红2000万元、2000万元、4000万元,累计8000万元。2021年-2023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累计9,956.88万元,分红款占同期净利润的比例超80%。

按照持股比例计算,曹文彬、田珊珊、曹普晅一家三口,在三年内共计分得现金约4856万元。

而此次北交所IPO,今大禹拟募资金额为1.8亿元,计划用于环保设备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并计划将其中的442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今大禹先大手笔现金分红,再上市募资补充大量流动资金的行为,是否合理?

另外,公司此次IPO,由首创证券保荐,而在此前,首创证券的全资子公司首正泽富通过股票定向发行,购入公司100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1.35%。

02

国资带对赌入股

第二大股东“空降”第一大客户席位

1.国资携回购条款入股

值得注意的是,今大禹两次定向增发中,华陆工程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华陆公司”)均现身认购对象列表中,该公司累计向今大禹注资8500万元。

天眼查信息显示,华陆公司目前由中国化学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万华化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西安华陆共赢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分别持有51%、30%、19%的股份。

其中,中国化学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为一家A股上市公司,并且为国有资本,实控人为国务院国资委;万华化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同样为国资,实控人为烟台市国资委

此次递表前,华陆公司持有公司100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13.51%,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不过,华陆公司认购今大禹股份的同时,还与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之一曹文彬签订了《股份回购协议》,其中约定了以曹文彬作为义务承担主体的回购条款。

双方约定,今大禹若未能在2025年12月31日前上市,则华陆公司有权要求公司实控人按照协议约定的回购价格回购投资方所持公司全部或部分股份。

今大禹表示,此次递表北交所前,该对赌协议已被终止,但若公司收到证监会、交易所等不予核准、终止审查的书面通知,或撤回上市材料,则对赌条款自动回复效力。

2.第二大股东空降第一大客户

华陆公司入股的同时,还“空降”公司第一大客户之位。

招股书显示,2023年前三季度,今大禹向华陆公司的销售金额为7105.63万元,占年度销售额的比例达31.93%。而在此之前,华陆公司并未出现在公司前五大客户名单中。

截至2023年9月末,今大禹来自华陆公司的应收账款还有4480万元,双方合同资产还有1520万元。

03

董监高“大换血”

三年离职11人

瑞财经《预审IPO》注意到,报告期内,今大禹董监高进行了“大洗牌”,公司治理结构的稳定性存疑。

2020年,公司4位非独立董事分别为吕桂云、尹胜奎、张万松和王庆华。

2020年11月及12月,免去了尹胜奎、王庆华的董事职务,并新增耿天甲为新任董事;2022年6月,还提名了张继超为新任董事。

然而,张继超上任仅一年时间,2023年10月便被免去董事职务,与此同时,选举了曹文彬之子曹普晅为新增董事

在此之前,2023年3月,公司原董事、副总经理张万松因个人原因辞职,其辞职后不到一个月时间里,公司又新增李莉、王骞为新任董事。

三年时间里,今大禹免职了3位董事、新增3位董事、辞任1位。递表前,公司非独立董事分别为吕桂云、曹普晅、耿天甲、李莉、王骞5人。其中,吕桂云、曹普晅、耿天甲直接持有公司3.59%、3.98%、0.7%的股份。

伴随着尹胜奎、王庆华董事职务被罢免,2020年11月,其在公司的副总经理、总经理职务也被解聘。另外,刘强被解聘公司副总经理职务,并聘任耿天甲、张继超为副总经理,张万松为总经理。

2022年7月,公司高管人员任职再次发生变更,总经理变更为曹文彬,张万松降职为副总经理,并新增李莉为副总经理。

2023年3月,张万松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副总经理职务后,公司高管人员组成分别为总经理曹文彬,副总经理吕桂云、张继超、耿天甲、李莉,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吕桂云。

此外,关于监事会成员,报告期初,今大禹监事会成员分别为岳艳红、赵瑞芳、刘戈三人,到2020年12月时,变更为吴雨星、郑世富、吴冠龙三人,2022年7月,再次变更为马纪军、王庆云、张琪三人。

频繁的人事变动几乎将公司高层人员换了个遍,总体来看,报告期内,今大禹共有董监高11人陆续离职,其中包括3名身兼董事、总经理/副总经理之位之人,1名董事,1名副总经理以及6名监事会成员。

对于一家拟IPO企业而言,董监高是公司的核心职位,这些职位的稳定性对于公司能否持续稳健发展十分重要,是IPO审核过程中重点关注的敏感内容。今大禹如此频繁的高层变动,很有可能遭到监管层的追问。

04

前五大客户销售占比超9成

主要客户与供应商重叠

今大禹为一家集工业废水处理技术研发、工艺设计、运营管理为一体的企业。

通过为客户提供水处理解决方案、精细化运营管理服务,2020年-2023年前三季度,今大禹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71亿元、1.56亿元、2.05亿元及2.23亿元,取得净利润分别为2751.89万元、1730.04万元、4396.82万元及3830.02万元。

根据招股书,公司水处理解决方案的主要客户是各地有新建或改扩建工业废水处理项目的业主方、大型工程技术公司等;精细化运营管理服务的主要客户是各地已建成有运营需求的工业废水处理项目的业主方。公司的终端客户集中在煤化工、清洁化工、新能源、新材料等行业。

1.高度依赖大客户

今大禹向主要客户高达9成以上的销售比例格外引人注目。

报告期内,今大禹向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71亿元、1.53亿元、2亿元及2.11亿元,占公司总营收的比例高达99.94%、98.1%、97.43%及94.9%。

同期,今大禹向第一大客户的销售占比分别为67.1%、29.94%、30.43%及31.93%。

向前五大客户超高的销售占比,意味着一旦大客户不再与公司持续深化合作,且公司无法有效开拓新客户资源并转化为收入,将会对公司经营、业绩稳定性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对此,今大禹解释称,主要客户为大中型能源化工企业、工程设计公司等,运营项目合同周期长、污水处理量较大,收入较高;水处理解决方案项目规模较大、合同金额较高,因此前五名客户的集中度较高。

从行业角度来看,工业废水处理行业公司的客户集中度普遍相对较高,但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相比,今大禹对前五大客户的依赖程度远超同行。

对比来看,同行业的倍杰特(300774.SZ)、金科环境(688466.SH)前五名客户收入占比在60%左右;中环环保(300692.SZ)在70%左右;京源环保(688096.SH)在2018年和2019年的前五大客户收入占比不到60%,在2020年集中度较高,达到75.84%,但也远未达到今大禹的客户集中度水平。

2.主要客户与供应商重叠

高度依赖大客户的同时,今大禹还存在客户与供应商重合的情况。

招股书显示,今大禹向唐山佳华煤化工有限公司、新疆新业能源化工有限责任公司、迁安中化煤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唐山宝利源炼焦有限公司、新疆广汇煤炭清洁炼化有限责任公司等多家前五大客户提供服务的同时,还向其采购能源动力等。

例如,2021年-2023年前三季度,公司向唐山佳华煤化工有限公司销售运营管理的金额分别为4666.96万元、6249.94万元、4892.14万元,同时,向其采购金额分别为452.7万元、756.53万元、632.57万元。

对此,今大禹解释称,公司水处理设施建设、运营场地在各客户厂区或工业区内,出于便利性和经济性考虑,运营过程中使用的电力等能源主要从客户处采购。

但值得一提的是,IPO公司客户与供应商重合的情况,虽然不会是审核时的必要障碍,但一般由于容易滋生利益输送等问题,会在审核中被重点问询,重合情形是否符合行业惯例、定价如何保持公允等问题可能需要企业作出进一步的说明。

05

应收账款占比营收超9成

客户“暴雷”全额计提坏账超3000万

高度依赖大客户,使得今大禹话语权较弱。

2020年-2022年,今大禹应收账款规模分别为1.19亿元、1.44亿元、1.05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高达69.8%、92.36%、51.21%。2021年,在营收同比下降8.77%的情况下,应收账款规模同比增长21.01%。

对此,今大禹解释称,2021年应收账款大幅增长主要是新增佳华运营和新业运营项目,运营收入增长较快所致。

不仅如此,今大禹的回款能力也在不断减弱,报告期各期,公司期后回款比例分别为68.06%、64.36%、50.55%及45.46%,逐年下降。

报告期各期末,今大禹按单项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3211.74万元、3060.77万元、3021.45万元及3021.45万元,占应收账款余额的比例分别为26.96%、21.26%、28.73%及17.45%。

招股书显示,这笔3021.45万元应收账款来自华阳集团(山西)树脂医用材料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华阳材料”),2023年前三季度,今大禹已对该应收账款全部计提坏账准备。

今大禹表示,2023年9月末,基于华阳材料未正式复工、华阳材料后续并未与公司实际执行其重组方案、所欠公司相关款项仍未支付且未有偿付计划、信用状况持续恶化等因素,公司经过审慎评估,预计相关款项难以收回,对其全额计提坏账准备。

资料显示,华阳材料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以从事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为主的企业。2018年-2023年,该公司共35次被昔阳县人民法院、天津市红桥区人民法院、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等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并69次被下达限制消费令;目前,华阳材料被执行总金额2,359.68万元。

附:今大禹此次发行有关中介机构清单

保荐人、承销商:首创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律师事务所:北京国枫律师事务所

会计师事务所: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

资产评估机构:银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

       原文标题 : 高度依赖大客户贡献95%收入,今大禹边融资边高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