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哥哥打骂几句 14岁男孩整整失踪两天

 人参与 | 时间:2024-04-25 19:54:59

“我弟弟出走已经两天了,岁哥岁男走的哥打时候没带手机,也没带钱,骂句他能去哪里,孩整饿了吃什么?”

23日,整失踪两省城不少市民朋友圈里都帮忙转发着一则寻人启事:张源(化名),岁哥岁男男,哥打14周岁,骂句于6月21日晚7点40分左右从上庄街附近出走,孩整出走时上身穿蓝色衣服,整失踪两下身穿红色裤子,岁哥岁男脚穿黑色鞋子。哥打如见此人,骂句请速与家人联系,孩整万分感谢。整失踪两照片里的男孩正值少年,眉清目秀。

记者按后面留着的电话打过去,是出走男孩张源的哥哥张涛(化名)接起,语气焦虑、自责,他说,弟弟是因为他责打而出走的,已经两天了。

这是一个怎样的家庭,有一段怎样的兄弟情?记者赶去采访。

被兄长训斥没带手机没带钱就跑了

张涛和张源在万柏林区的一个艺术团,张涛22岁,当老师,张源是学生。“弟弟调皮捣蛋。21日下午,他又折腾不学习,我说了他几句他不听,我生气就打了他几下。”这是张涛教育弟弟的模式,实在气得不行会动手。看到弟弟老实了,19点半,张涛出去排练,让弟弟在宿舍学习英语。但是,晚上张涛回到宿舍,弟弟却不见了,什么也没拿走,钱包和刚给他买的手机都在床上。

张源去哪了?张涛找遍校园也没见弟弟身影,询问保安但没看到张源出校门。这么大个人去哪儿了?张涛找学校调出监控录像,看到19点40分左右,张源在校园里出现过。

开始,张涛以为弟弟是赌气藏起来,在学校仔细找了两遍还是找不到弟弟,张涛急了,觉得弟弟可能翻墙出走。

随后,张涛赶紧报了警,发动同事、朋友一起到附近街道寻找,但夜幕降临、时间越来越晚,却一无所获。“我不敢睡觉,也睡不着,摸黑找了一晚。第二天,民警帮着调附近临街店铺的监控,想知道弟弟往哪个方向走了,但都没拍到。”张涛越想越担心,告诉了父母,父亲赶紧从外地赶来太原。

随后两天,张涛感觉越来越难熬,担心弟弟已经跑远了出危险,害怕弟弟一个人在外面出事,他写了寻人启事发到网络上,还印了不少寻人启事到火车站发放。

在学校对面空地待了两天回来沉默以对

23日18点许,记者赶往上庄街途中,张涛突然打来电话,“我弟弟找到了!”欣喜和放松的感觉透过电话都能听出来。

18点20分,记者来到上庄街路边的一家小饭店,出走两天的张源绷着脸坐在桌边。张涛在一旁,眼睛里布满红血丝,看着比弟弟还憔悴。他略显殷勤地问弟弟想吃什么,但张源几乎沉默以对,过了会儿才说了一个字“面”。“哦,好,那来碗面。你还想吃什么菜吗?”听到弟弟开口,张涛赶紧追问,可张源又不说话了。气氛有些沉闷。

怎么找到张源的?张涛说,他们当时都以为弟弟离校出走有些时间,可能跑远了,甚至有可能坐火车回老家或者找父母,但没想到弟弟一直坐在学校对面一片空旷的空地,哪里也没去,两天后才被张涛朋友找到。“你为什么出走,是气哥哥打你?”“这两天吃东西了吗?”记者问了张源几句话,但对方始终沉默,只盯着手里的杯子。“让他缓缓吧,他现在情绪还不稳定。”张涛拦住记者。

父母离异,兄代父职把弟弟接到身边照看3年

看着弟弟的样子,张涛心里也不好受。“对不起,哥向你道歉。以后咱们有话好好说,哥再也不动手了。”张涛握住弟弟的手,张源看了哥哥一眼,眼睛有些泛红,点了下头。

张涛告诉记者,他老家在吕梁,但父母离异,都不在老家。他们就兄弟两人,他比弟弟大8岁,13岁独自来太原艺术团学习,之后留在这里工作。由于担心弟弟在家没人管,张源12岁时,张涛把他接到身边,也来到艺术团学跳舞。这3年来,兄代父职,教育弟弟的责任就落在张涛身上。“他是我弟弟,我希望他好,但有时候他太捣蛋了,不好好学习。我想让他更努力一些,但可能方法不对。”张涛说,这次弟弟出走的事情也提醒了他,“弟弟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我得多了解他。”张涛说着不停反省,向弟弟保证了好几次。

兄弟俩的父亲下午在火车站发寻人启事,傍晚得知小儿子找到的消息正往过赶。母亲在外地,张涛让弟弟给妈妈打电话报个平安。

19点,记者离开。看着张涛不太强壮的身体,略显稚嫩的脸庞,看着他看到弟弟找到后心满意足的眼神,突然想起任贤齐的《兄弟》,“两个人,要去到哪里,牵着两手就是个天地……有今生今生做兄弟……”

延伸采访

   弟弟还未成年,但或许哥哥更需要心理辅导

在采访中,张涛很护着弟弟,面对弟弟时,他不仅仅是兄长,更像一位父亲。

“这位哥哥自我身份认识混乱,所以面对弟弟时使两人关系紧张,他自己也压力山大。”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王艳老师说,兄弟两人父母离异后,在心理上有被抛弃感,之后哥哥把弟弟接到身边,两人会产生相依为命的感觉,而哥哥不自觉地会担当父亲的角色,而在弟弟心里哥哥也不仅只是哥哥。

在这样的角色下,哥哥的压力很大,对弟弟的要求会变高,他希望弟弟成才、自立。但怎么引导教育弟弟,哥哥只有22岁,没有结婚生子,对于教育孩子完全没有经验,他只能用传统权威式教育方法,但对于进入青春期的弟弟而言却激起了反叛。“但这种反叛也不彻底,弟弟不能像在父母面前肆无忌惮,所以他出走也是在学校对面,他不想哥哥太担心,对弟弟而言角色也是混乱的。”

那兄弟两人怎样才能相处适宜?王艳老师建议张涛要明确他只是哥哥,不要给自己太多负担,以朋友的身份而不是父辈的身份和弟弟相处,这样弟弟的压力没有那么大,可以平等和兄长交流,青春期自我意识觉醒也有表达途径。“哥哥还可以经常带弟弟跑跑步、打打球,对弟弟的想法多倾听、多鼓励,让两人身份回归。”

本报记者 冯戎

     

责任编辑:席沛钊

顶: 56踩: 461